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思想理论 > 理论探索 > 正文

习近平改革成本论的政治深意

核心提示: 当前改革的着力点,就是一方面冲破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另一方面为中下层社会民众提供越来越多的享受发展成果的机会和条件。这些努力所支付的成本就是改革的必要成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的实践主题,一部改革开放史折射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双重探索的历程。在2013年10月7日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习近平发表题为“发挥亚太引领作用,维护和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的讲话,他指出,“改革之路从无坦途,无论发达成员还是发展中成员,都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这一论述不但充分表达了习近平全面深化改革的坚定决心,而且,改革成本论的提出,作为习近平改革理论的新观点,也为未来十年的改革明确了价值取向。

全面深化改革决心的政治宣示

未来的十年无疑是极端关键的十年。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深入探索,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书写得更精彩,首先必须对严峻的形势和艰巨的任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显然,面对历史赋予的千钧重担,这一论述直观表达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破釜沉舟、舍我其谁的改革勇气、意志和决心。

这一点其实在十八大一结束就展开的反腐、整风中就已经显现出来。邓小平曾深刻论述了党风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他指出,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深谙这一逻辑及其要害的习近平一上任就发起的执政党自我建设的努力,事实上也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先声。

习近平改革理论的新观点

从党的十八大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近一年时间里,习近平围绕改革的问题,深入调查和研究,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思想观点,构建起一个全面系统的改革理论框架。

概括而言,习近平改革理论主要有以下几个重要的思想观点:一是改革方向论。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正确方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推进。在改革方向的问题上,我们头脑必须十分清醒。二是全面改革论。改革开放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坚持全面改革,在各项改革协同配合中推进。三是改革主体论。改革开放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必须坚持尊重人民首创精神,坚持在党的领导下推进。作为认识主体、实践主体和价值主体的人民群众,必然性地成为改革的主体力量。改革主体论的提出,进一步明确了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如果说上述几点主要从理论层面论述的话,那么,习近平在2013年7月23日在湖北省武汉市召开的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上的讲话,已经展示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具体原则和政策主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改革成本论作为一个新的理论观点,纳入习近平改革理论的基本框架。这显然是一个在改革问题上的重要表态,需要深入阐发。

关于改革成本论的具体阐释和讨论可从几个方面展开。一是成本与代价的关系。一些人往往将成本与代价等同使用,其实,成本与代价虽然是一对高度相关的概念,但两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性。成本原先是一个经济学概念,如今已经扩展到社会各个领域。当把成本的付出放在社会发展的框架内对其进行合理性评判时,成本就具有了代价的意义。二是成本付出必要性的问题。改革过程中自然会出现成本付出的问题,若想不付出成本获得发展与进步,是一件在改革中很难做到的事情,因而改革成本的付出具有不可避免性。三是何谓必要成本的问题。必要成本是针对不必要成本而言的。价值偏离和主观失误是导致不必要成本付出的两个重要原因。

30多年来,谁是改革成本的最大承担者?当然是广大中下层社会成员。现在,改革已经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如果当下仍然用改革总是要付出成本、总是要付出代价,来安慰已经为改革付出巨大代价的中下层劳动群众的话,那么,群众对于这样的安慰肯定会说“不”。

显然,习近平发出“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其政治深意是十分明确的:当前改革的着力点,就是一方面冲破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分解既得利益者所掌握的特殊资源;另一方面为中下层社会民众提供越来越多的享受发展成果的机会和条件,化解由于社会不平等而产生的部分社会民众的相对被剥夺心理。这些努力所支付的成本就是改革的必要成本。

改革成本论的实质

改革开放以来,改革一直伴随着激烈的争论,这些争论折射出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深刻变化后思想意识领域的深刻分化和对立,其实质是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的不同理解和回答。当前改革遭遇的问题虽然复杂繁多,但都归属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问题的框架之中。全面深化改革的实践,事实上又一次开启了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探索。

改革成本论的实质在于,改革必须首先明确正确的问题意识。在问题意识的确立和把握上,第一个层次是发现真问题,第二个层次是找出解决真问题的方法。这两个层次的探索都需要遵循一定的价值原则。换言之,新的理论探索和实践探索必须坚持价值尺度和真理尺度的统一。

当前,切忌以市场和现代化的一般规律等为借口来排斥社会主义的价值尺度。改革诚然要遵循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并且,经济实践过程中也确实存在着制约市场经济优势发挥之处需要加以清理,但是,对于市场和现代化一般规律的过度依赖,可能会导致社会主义价值的偏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完善,是一个融合了社会主义价值在内的实践过程,从价值到制度能否实现良好的转化决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较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超越性和优越性能否得以实现。

习近平的改革成本论与改革方向论、改革主体论有机联系在一起,内在蕴含一致的价值尺度。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标志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探索第三个十年的正式起步。习近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强调:“我们在改革开放上决不能有丝毫动摇,改革开放的旗帜必须继续高高举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方向必须牢牢坚持。”牢牢坚持社会主义的改革方向,将理想性引导、批判性反思和规范性矫正统一起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就一定能够战胜前行道路上的艰难险阻。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刘建

注:本文为《人民论坛》杂志原创文章,网络转载请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人民论坛》杂志”字样。书面转载请联系010-65363752或邮件至rmlt@rmlt.com.cn。

[责任编辑:张潇爽]
标签: 习近平   深意   成本   改革   政治